祁肆

睡着的猫和他

ooc慎点
不知道自己写什么系列

从灯红酒绿中抽身而去,送走走合作人打车回家,脑袋抵在车窗上,冰凉的触感适当的安抚了胀痛的脑袋。

掏出钥匙,尽量不发出声响开门。落地灯散发着昏黄的灯光,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,轻慢地脱下外套鞋子,瞧见沙发上睡着的人,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
轻手轻脚走到沙发旁,注视着睡在沙发上的人,拿过沙发背上的毛毯替人盖上。一个白色的毛球团在人胸前,弯腰抱起瞧着那小脑袋蹭了蹭自己手臂,发出轻轻柔柔的呜咽声,眉头舒展。

臂弯里的小家伙,是两个人当初一起捡回家的。那次外出采购,无意间发现这只被人遗弃的小猫崽,带回家洗干净才看出来原先灰扑扑不起眼的小东西原来这么可爱。当初自己软磨硬泡了好久,才让这人同意留下它。

盘腿席地而坐,将小家伙放在腿上顺毛。目光停留在躺沙发上的人,剑眉星目,五官深邃侧脸仿若刀削般深刻,平日里冰冷的面庞,睡着后多出了几分柔软。

手无意识地摸了摸人脑袋,头发刺着掌心酥酥麻麻的,有些痒意。指尖下滑描摹着人的眉眼,眉毛,眼睛,鼻子,嘴巴,一点一点。

下一秒被人,握住了手和人十指相扣。低头凑过去贴着人额头,亲昵地蹭了蹭,于人耳边轻声呢喃。

“等了多久,回房间一起睡吧”

小段子

阴暗潮湿的牢房,光线只能从两人高的墙上锈迹斑斑的窄小铁窗透进些许,光线下的牢房,遍地暗红血迹,散发出来阵阵腐臭不断刺激着脆弱的神经。双腿的疼痛,提醒着自己别做蠢事儿,离开似乎是不可能的了,现在的自己只能在地上爬行,曾经的骄傲现在被狠狠碾压,不值一文。发丝混杂着血水凌乱粘在脸颊上,嘴唇苍白满是皲裂,手掌之间血肉模糊,残破凌乱的衣裳下,布满了狰狞的伤痕,向人昭示着这一切都是面前桌上冰冷闪光的刑具造成的。想起这两天的遭遇,曾经满是不可一世的眼眸中出现了惶恐害怕。牢外传来凄厉的叫声,夹杂着鞭声,冲击着耳膜,进一步加深对脆弱神经的压迫。听到熟悉的脚步声渐进,瑟缩在角落忍不住的颤抖,脚步声戛然而止,接着传来,钥匙碰触门锁的冰凉声音,门在一瞬间打开。突来的光亮使得人紧闭上了双眼,耳旁传来嘲讽声,在下一秒被被人扼住脖子,逐渐加深的力度,窒息感愈加强烈,双手本能的挣扎起来,却在下一秒呼吸到空气,大口大口的喘息。

“我怎么能让你轻易离开呢,背叛者。”


睡前小段子

小奶豹是个不安分的小家伙,捡到它的狮子先生这么说。下雪了,小奶豹看了看睡着的狮子先生,看了看洞外被皑皑白雪覆盖的森林,生怕打扰狮子先生,偷偷跑了出去,在雪地里撒开欢跑。小奶豹不知道在它离开的时候狮子先生就醒了,跟在它的后面。真是个不省心的小家伙,狮子先生看着欢腾的小奶豹想。


闲着没事儿,照着图画出来的

画笔渣